一封情书

真正找到这封信的人想来是确实真正爱我的人。



如果你们并不是的话,你们就毁了一把Steve Vai签名款的Ibanez Jem。值得提醒的是这是我第一把吉他,而且它停产了。如果这是你们找到这封信的途径,为自己行为感到羞耻吧,破坏他人财产的混蛋们。



这些关于他人财产权利与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以先放在一边,我们不如来讨论一下你们刚刚失去的那个人。


我们来谈论一下为何我选择结束这一切。


我失去了一切,我失去了爱。



我一直自欺欺人,认为自己是坚不可摧的钢铁人。但是时候承认了,经历了如此多的伤痛之后,我认识到了你所爱的东西胜过这世间所有一切。我在失去了...

Good Vibe

心态没了

有的时候无法想象自己是什么样的弱智。

 @不学会小舌音不改名 

WENDY_LEE:

韩国著名导演朴赞郁和英国BBC合作的新剧《女鼓手 The Little Drummer Girl (2018)》开播, 共计6集。

1⃣️光影塑造的质感特别强烈

2⃣️色彩搭配

3⃣️剧情本身

期待国内的资源呀!

该剧是根据英国著名间谍小说家约翰·勒卡雷(《夜班经理》《柏林谍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所著同名畅销小说改编,设定在1970年代后期中东局势日益紧张的背景下,年轻女演员Charlie在希腊度假时结识了一位迷人有趣的陌生男人Becker,后者是一名以色列情报官员,将她带...

【无能狂怒】论几种常见的逗号使用错误

作为一个海外华侨和一个业余的汉语使用者,我觉得现代汉语是一种很有包容性的语言。首先,现代汉语不像古汉语那样只有实词与虚词,现代书面汉语有一整套以印欧语系为基础而发展来的语法。与这套有些“外来”的语法一同被整合进现代书面汉语的还有西方使用大量标点符号的习惯。在现代汉语之前,文人读文章都是需要自己判断如何去断句的。在王力先生的著作《古代汉语(三)》的通论二十四中,王力先生写道:

古书一般是不断句的,前人读书时要自己断句......古人很重视句读的训练,因为明辨句读是读懂古书的起点。假使断句没有错误,也就可以证明对古书有了初步的了解。

语言是随着时间会随时逐渐演变的。现代书面汉语作为白...

【纽约孤独者指南】序 对这一切说你好

前几天我正在华盛顿广场那边无意识地游荡。我可能是博斯特图书馆扫描完东西出来。或又是我去基穆勒中心吃了寿司。还可能是我在旁边吃Poke。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总之事情是这样的。我听到有两人正在争论一些什么事情。其中一人这么说道:“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人是政治动物。”我当时火就上来了。我坚定地认为如果有人这么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这句话的话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这人是纯粹的愚蠢化身。第二种是这个人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充实他的论点只好随便引用点什么。无论哪种理由都是能让我立刻产生杀人念头的错误。我的坚持背后的原因很简单。人是政治动物这句话是他妈的一个翻译错误。亚里士多德从来没有说过人是政治动物。亚里士多德只...

【赤色猎犬2.1】孔雀 18

通讯响起时他正在看电视。

他拿起终端,看了看上面的时间:零点四十分。通讯的呼叫人显示着“刘明”。

“明哥,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他放下牙刷,接通了视频通讯。

“阿强,不好意思。”联合国警察香港分局要案组组长,刘明总督察在通讯的另一头说着,似乎背后正警笛大作。“尖沙咀出了一桩凶杀案,我需要你快点过来。”

“明哥,我在休假。”

“警署人手不足,现在能调到的只有你。”刘明说。

“我们不是要案组吗?怎么突然变成凶杀组了?”

刘明的话彻底打破了他的期望:“死者是雷巴科夫的人。”

“我从九龙城这边过来尖沙咀要点时间。”他说。“半个小时。”

他说完出了口长气,只得从床上坐起来开始穿...

【赤色猎犬2.1】孔雀 17

雷巴科夫的鬣狗心情不是很好。

母亲大人发来讯息:有些人物们需要被处理掉,马上,现在,立即立刻。

什么嘛!她可是满心期望自己在处理完拉斯维加斯的事情之后能够回到母亲大人身边的!结果她还得继续干活,干活,干活!她在想为什么这些事情不能让其他人来干,比如说她听过无数遍的布达佩斯伯劳鸟。但转念一想,那可以让她放个假的传说已经死了。死在了那该死的红毛犬手上。

她什么时候也得干掉一个RTKG的传奇呢,她想。这可让他领先了!

那只小狗显然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但这次她做的更好。他离开的五个月显然让他的感官变得并不那么敏锐了。在这次他们之间久违的较量里,她占了上风。她换到了一个惊人的,价值连城的秘密,而可...

【赤色猎犬2.1】孔雀 16

她看过一些二十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的插画。插画里面的纽约和现在仿佛是两个世界。画中的纽约里路边种着树,树上挂着降雪,天空是蔚蓝的,太阳正在云端照耀着在洛克菲勒中心圣诞树下的滑冰场里的情侣们,他们脸上带着对未来的兴奋和期待。

呵,哪里还有什么未来。

她在中学时学到的历史书中只是简单的提起了一句:在1999年末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主要参战方为美利坚合众国带领的北约,还有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经济危机中走出,日益强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以及华沙合约。

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是最后一次世界大战持续了两天,在那两天里无数核武器射向了彼此。两天后,战争结束了。双方默契地达成了停战协议。边境没有改变...

【赤色猎犬2.1】孔雀 15

科扎克在洛杉矶搞得那一通乱子让伊格莱夏斯家族的阁下们火冒三丈。在她结束科扎克博士和她那非常争气的孩子,科扎克先生的视频通话后,伊格莱夏斯的族长胡安·巴勃罗·伊格莱夏斯·桑塔玛丽亚便用极其古典的电话向她联络。她刚刚拎起听筒,伊格莱夏斯·桑塔玛丽亚便开始了一顿不留情面的谩骂:“你这犹太母狗派你那该死的猎犬到洛杉矶想干什么?”

“你可以理解RTKG正在展示他的主权。”

“恐怕贵司因为这个展现主权的举动让伊格莱夏斯与贵司的协定告吹了。”

“随意,堂胡安·巴勃罗。”她说。“您不如看看贵司去年的财务报表,想一想这究竟是对贵司还是我...

【赤色猎犬2.1】孔雀 14

他在回到房间后本以为能够清净一会,终端上的视频电话却响了起来。他发现在屏幕的另一头是罗森伯格小姐的脸:“科扎克。”
“罗森伯格小姐。”他说。“我很抱歉。”
“噢,没关系,我没生你的气。”罗森伯格小姐继续说道。“你去哪了?我刚刚接到了联合国检察官美洲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你在洛杉矶把一台直升机打了下来……”
“我在拉斯维加斯,”他说道。“还有那是正当防卫,墨西哥人在向我开枪,我该怎么办?被打死吗?。”
“检察办那群人觉得对你那正当防卫的理由对直升机坠毁造成的20人伤亡不那么适用。还有我在接到那群人的电话之前刚刚挂断一个,是瓦莱丽·科扎克打来的。”罗森伯格小姐说。“她说她那...

【赤色猎犬2.1】孔雀 13

“嘿,别睡。”他把目光转移到在瘫坐在副驾驶座,垂着脑袋的J小姐上。“你正在失血,这种状态下睡着你就死了。” 
 
     “还有多远?”她虚弱地回应道。 
 
     他看了看眼前挡风玻璃上的投射导航提示:“十五公里,还有二十分钟到雾港饭店。” 
 
    在鬣狗小姐中弹后他立刻让她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里停了下来。他很快就在这小镇里找到了一间充电站。他的运气不错,这家充电站不是由远程运营的。在手枪和拳头的攻...

【赤色猎犬2.1】孔雀 12

“她知道你在洛杉矶吗?”他发问道。“还是你的这趟洛杉矶之旅只是兴趣使然?”
  “我和你一样,M,我们都是那种可以随便乱跑先斩后奏的坏孩子。你知道的,随便乱跑乱跳乱开枪的那种。”鬣狗依然愉快地笑着。“说到这点雷巴科夫员工福利特别好,我都可以一直用公款坐头等舱。”
  “对,我没有头等舱坐。不过我已经退休五个月了。你这五个月超时工作了多久?”他说,人形鬣狗听到他说的话之后收起了笑容,发出了不满的低吼。
  “我可是因为你才得加班,你这混蛋。”他眼前的有着棕发的性别不明生物叫着,站起身从他的手里抓过香烟。“你这样对我使得我很不喜欢你这个小朋友。帮我个忙,我想请你马上死掉。”
  “算了吧,J小姐!你还舍得...

【赤色猎犬2.1】孔雀 11

他发现自己变矮了许多,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白色的紧身连体衣。他看着眼前的窗中自己的倒影,发现他的头发也变浅了许多,成了泛着华美光泽的俄国紫金色。他的头发被仔细地扎成发髻-这让他感到有点不适,毕竟这辈子他都没有学过怎么把头发全部弄到那个小小的发髻里。他斜躺在一张实验椅上,脖颈被皮带紧紧地锁住,他只能稍微转转头来转移。左臂被拘束带固定,白皙的手臂上扎进了静脉注射的针头。他顺着针管往上看去,输液架上挂着数袋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是什么的药物。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身旁的声音说道。他艰难地偏过头,和他一样装束一样躺在实验椅上的金发女孩说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米沙?”
他没有说话,向女孩伸出自己的右臂。女...

【赤色猎犬2.1】孔雀 10

“爱斯特小姐……抱歉,夫人。”
埃姆瑞夫习惯性地说出他已经铭刻在心中多年的称呼。然后他发现了她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他口中的小姐,有些窘迫地纠正了自己。
“没事。叫不惯就别用家主的称呼叫我,更何况我没结婚。”她把转椅调转了一百八十度,把视线从书房窗外的摩天大楼转移到埃姆瑞夫身上。高大的以色列人看起来对她的话并不是特别理解。“叫我爱斯特小姐就好,埃姆瑞夫。”
“但……这样看起来未免有些难看。”埃姆瑞夫想了想才说。“像是在下不承认您的身份一样。”
“我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总以为你在说父亲。”她说着,从面前书桌上用来待客用雪茄盒里抽出一只。埃姆瑞夫正要上前为她切开点燃,但她摇了摇头。“你也想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我呢。...

【赤色猎犬2.1】孔雀 09

科扎克先生一直恨着纽约。嘛,毕竟米哈伊尔·科扎克是一个亚特兰大人。在这个文化边境被称作美利坚合众国的南部,人们对北方的人有种天生的厌恶感,不过只止于餐桌上的笑话和故事。科扎克先生对纽约的厌恶不一样,那是一种他看到一眼帝国大厦他便会心跳停止,看到一眼自由女神像他就会呕吐的强烈排斥。
在科扎克不得不接受赛博化改造前,她记得他是个身体本身就不甚健壮的人。在他参军前体重只有五十五公斤,而他的身高却有一米八七,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这种体型一直让他被怀疑是殖民地人,毕竟除了低重力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导致他变成这样。怀疑者的猜测甚至精确到了哪一颗行星的哪一座城市:火星上雷巴科夫生物科技的殖民地水手...

【赤色猎犬2.1】孔雀 08

“所以说,”科扎克先生取出香烟,让他的手指从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香烟间跳动,然后最后停留在一支上抽了出来。“他们不仅没有给岛津做保护措施,还根本没有给她做过应对干扰训练。好,这就算了,她连亚德里安·贝卢测试都不知道。在此之上,他们还给她洗了记忆?” 
“嗯哼。”她说,“葡萄酒可以吗?” 
“她还在ABT途中尝试给我来个念力震爆。”他把香烟点燃呼出一口烟气,看着他吐出的烟雾说着。“嘿,你有在听吗?。” 
“嗯哼。”说完,她看了看面前的酒水单。“你喜欢霞多丽还是琼瑶浆?” 
“……我喜欢红酒,罗森伯格小姐。” 
“太可惜了,科扎克,我拿着酒水单。”...

【赤色猎犬2.1】孔雀 07

科扎克先生是她见过的人在长相中数一数二的。 
她不清楚“美”这个词在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上适不适用,他的身高和夏洛特没有差多少,但他并不像夏洛特那样有着健康的身材。在她的感觉中,这男人带着着一种带着邪气和病态的感觉:他非常瘦,甚至已经单薄到病弱的地步。他有着苍白的皮肤,在房间的灯下像骨瓷一样散发着通透的光。他从西服中露出的手有着纤长的手指,指甲仔细修剪过,左手小指带着一只戒指。他的脸看起看起来和三十二岁还有男人这两个词都没有什么关系,比起他的真实身份他的外观更像是属她的年纪的少女。她发现他的五官恰到好处,他的脸上的任何一部分单独拿出来看都是不完美,甚至是完全不和谐的,但所有元素放在那张苍...

【赤色猎犬2.1】孔雀 06

她记得她小的时候有过那种合成材料制成的人偶。那人偶和一个真人酷似,只是比例缩小了不少而已,自己还曾经花过不少功夫打扮那个叫做爱丽丝的人偶。她还记得自己羡慕它:它只需要静静地坐在那里,让她给小心翼翼地自己梳妆更衣,看着她低着头躲开她父母的争吵,听她抽泣着对它说出心里话,什么都不用付出。
她关上淋浴喷头,让淋浴间的风干机吹掉她身上遗留的水珠。浴室中的全身镜里出现了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她看着那女人的脸,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其实是她自己。托每周三次的紫外线照射所赐,镜中的女人有着在灯光下泛着光泽的焦糖色皮肤。那个女人还有着漂亮的颧骨,额头与五官。她记得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颧骨却是不够完美,额头也太...

【赤色猎犬2.1】孔雀 05

她被带到这个只有一张扶手软椅的房间里大约有一个小时。在这一小时里她将整间房间看了大约二十一遍,注意到天花板上有三盏冷光灯,房间四处铺着木制的地板。四处的墙角有一个风口不停吹出暖风,让她在十二月的寒冬里也有点受不了这房间里的温度。她再次四处扫视一遍房间,站起身脱掉身上的套装外套挂在扶手椅的椅背上,又随手将领带弄松了些。她想了想,又弯腰将快把她弄得摔倒的高跟鞋脱掉随手放在扶手椅旁。双脚只裹着裤袜站在地板上让她感到有些难受。于是她抱着腿重新坐回了对她来说几乎可以当做床的扶手软椅上。
这里真的太暖和了。她想着,将头靠在软椅的椅背上长出一口气,让她的身体更加陷进软椅里。
“岛津小姐,如果能听到的话请回应一下...

【赤色猎犬2.1】孔雀 04

他一直都不是特别喜欢苏黎世。瑞士德语区的人似乎在城市规划方面继承了他们的德国祖先,造出了这个几乎是用尺子画出来的城市。就像慕尼黑,法兰克福,波茨坦一样。一板一眼,一笔一划,错了一点得要这群瑞士朋友的小命。

  相比之下二十一世纪七十年代的亚特兰大则是在企业议会的影响下各有各的风格。属于伊格莱夏斯的部分,也是他出身的地方杂乱的像是三岁儿童的铅笔涂鸦,城市西侧属于RTKG的地方却是像时代剧里面上世纪典型的美国郊区。属于长门和泰丰的地方是一块钢铁的丛林。雷巴科夫的辖区基本没人敢去,在都市传说中是生化怪物和精神异兽的起源。

  后来他又觉得瑞士德语区的人不止是在城市规划方面继承了他们的德国祖先。啊...

【赤色猎犬2.1】孔雀 03

直到走进停尸房的那一刻,他才深刻地意识到,罗森伯格先生死了。

    他的样子不像是被暗杀的:面容安详,没有丝毫地恐惧,仿佛罗森伯格先生只是像他常做的那样在工作间小憩,下一刻就会醒来与他对话。然而罗森伯格先生的额头上有着一个黑洞一般的枪眼,一旁还放着已经被转拓到纸质文件上的死亡证明。他拿起那份死亡证明,细细地看了一遍。那颗枪弹瞬间穿过了罗森伯格先生的脑干与后脑,让他只是被死亡轻轻地带走了。

    他没有再去看他的恩人和养父的遗体,转身离开了这间充斥着福尔马林味的密室。...


【赤色猎犬2.1】孔雀 02

在RKTG的“猎犬”圈子里一直以来盛传着一个故事。那就是他们的雇主,约书亚·罗森伯格先生在还没有登上他的宝座时慧眼识珠。在米哈伊尔·科扎克还只有十四岁时用破烂餐馆里的一顿饱餐便把他拉进了RKTG。他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个传言,老约书亚让他服服帖帖地跟随着他的原因确实有一部分是只用了一块硬得像军靴上基因强化后的皮革一样的肉排和一大堆马铃薯泥喂饱了他。

  那有什么办法呢?他那个时候已经两三天没吃东西,只能不停地抽烟顶着饥饿。他吃那块肉排的时候根本没用餐具,直接像野兽一样用手和用牙去撕咬。不过这个部分可能只占了理由的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更多是这...

© 丸丸楽 | Powered by LOFTER